<div id="aucms"></div>
  • 歡迎訪問唐河縣人民政府網!  今天是:
    文化名城

    文化名城

          12.jpg                           

            如今,在漢江的最大支流唐河之濱,激起了一股強勁的文化洪流,匯集成了分外引人注目的“唐河文化現象”——

    唐河軌跡

    唐河縣歷史悠久,境內有多處仰韶、屈家嶺文化遺存。城郊寨茨崗和湖陽影坑新石器時期遺址出土的石器、陶器表明,唐河一帶具有黃河流域仰韶文化與江漢平原屈家嶺文化互相融合的明顯特征。

    唐河縣夏、商時代為《禹貢》豫州之域,周為申、謝、唐、蓼國地。秦置湖陽縣,屬南陽郡。西漢、東漢和三國時為湖陽縣(邑),屬南陽郡。晉為棘陽縣地,屬義陽郡。南北朝時北魏于縣境置鐘離、襄城、陳陽、石馬諸縣,分別屬南襄州、西淮安郡和襄城郡,今濱河辦事處、文峰辦事處為當時的襄城縣治,以后歷為州治、縣治。隋朝境內為上馬、湖陽2縣,屬舂陵郡。唐為泌陽縣,先后屬唐州、泌州。五代十國時,縣屬泌州。宋代屬唐州。金沿宋制。元代廢湖陽縣入泌陽縣仍屬唐州。明清降唐州為唐縣,屬南陽府。民國13年改作為唐河縣,屬汝陽道,后屬河南省第六行政督察區。1947—1948年境內設唐河(北)、唐南、唐西3縣。1949年3月“三唐”合并為唐河縣,屬河南省南陽行政區。

    唐河縣是古代京都長安、洛陽通向江漢平原的隘道要沖,物阜民豐,歷來為兵家必爭之地。周赧王十四年(前301年),齊、韓、魏三家聯軍在今唐河大敗楚軍。秦二世二年(前208年),劉邦率兵攻湖陽,據南陽,入武關,進軍咸陽。新莽地皇年間,劉秀起兵新野,攻占湖陽。唐代黃巢起義軍與官兵鏖戰唐州,威逼京都。南宋名將岳飛及其部將王貴、張憲、董先多次在唐州大敗金兵。紹定六年(1233年),宋將孟珙屯田唐州,以拒金兵。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賀龍率領的紅二軍團、徐向前率領的紅四方面軍、程子華率領的紅25軍轉戰于唐河。1939年“新唐事變”發生后,唐河軍民數度與日軍展開浴血戰斗。1940年5月9日,國民革命軍173師師長鐘毅戰死于蒼臺北丁灣的唐河河灘上。1945年10月,李先念率領的新四軍五師、王樹聲率領的河南軍區部隊、王震率領的八路軍359旅南下支隊共6萬余人進入桐柏山,組成中原軍區,司令部駐湖陽南新店村。1947年11月,陳(賡)謝(富治)兵團解放唐河縣城。1948年中共桐柏區委關于支前、土改等重要會議分別在湖陽和昝崗召開。

    馮友蘭紀念館鳥瞰圖1.jpg

                  歷史名人

    唐河這塊古老的土地孕育出一代代的杰出人物。漢光武帝劉秀的大將馬武、光祿大夫樊宏皆生于湖陽。唐河歷史上的文韜武略還有曲端、李堅、曹文衡、韓應琦等。近代和現代更是人才輩出,燦若群星,諸如革命烈士張星江、周邦彩,著名哲學家馮友蘭、地質學家馮景蘭、文學家馮沅君、詩人李季、考古學家徐旭生、園藝學家郭須靜、植物生態學家曲仲湘、飛機機械師馮鐘越、醫學家楊慈云以及著名教授馮宗璞等。悠久的歷史和重要的政治、軍事地位,形成了全縣眾多的文物勝跡。唐河縣城內的泗洲塔、文筆峰和文廟大成殿、桐河鄉的棘陽關遺址、上屯鄉的馬武城遺址、湖陽鎮的公主墓、白馬堰、源潭鎮的山陜會館以及80年代在唐河城東修建的張星江烈士陵園等,展示了唐河的文化風貌和勞動人民的創造精神。

    馬武字子張,南陽湖陽人,東漢開國功臣。光武和馬武應當很早就相識,兩人還是親戚。馬武的弟弟馬毅是光武大姐劉黃的丈夫。這在正史中不見記載,但光武的大姐被封為湖陽長公主,應該跟老公的家鄉有關。后來劉秀在河北平王郎時,更始皇帝任命馬武為振威將軍,跟從尚書令謝躬協助劉秀共擊王郎。劉秀攻克邯鄲后想解除謝躬的兵權,于是擺下鴻門宴,請謝躬和馬武等人去置酒高會,想要乘機圖謀謝躬,但由于當時馬武就坐在謝躬身邊,劉秀手下都不敢動手。于是劉秀單獨與馬武登叢臺,從容對馬武說:“吾得漁陽、上谷突騎,欲令將軍將之,何如?”馬武謙虛地說:“駑怯無方略。”劉秀對說:“將軍久將習兵,豈與我掾史同哉!”(《后漢書?馬武列傳》)劉秀拉攏人才確實有一套,一下子能把自己最精銳的騎兵讓馬武統領,很讓馬武感激,此時馬武已心歸劉秀。

    77.jpg

    姓氏文化

           唐河縣6000多年的歷史積淀了深厚的文化底蘊。在這悠久、厚重的歷史文化長河中,以謝氏、廖氏、丁氏三姓為主的“姓氏文化”成為一顆璀璨的文化明珠,在國內外牽起了一段段尋根情緣。

        《詩經》大雅中的《嵩高》記載:約在公元前800年,周宣王下令讓其舅申伯遷封到謝陽侯國之謝邑,以國為氏,從此謝邑改為申伯之國都,謝氏緣起。1986年,唐河縣古謝邑考察小組對符合《嵩高》、《水經注》、《唐縣志》等歷史典籍記載的古謝邑遺址進行詳細勘察,挖掘古城遺址面積1.25平方公里,發現了西周時期青銅器物18件、貴族玉飾5件,同時發掘一石碑,碑刻雙龍圍繞四字“式是南邦”,這是申伯遷封謝邑時,太師尹吉甫所作頌詞,見于《詩經•大雅•嵩高》中“王命申伯,式是南邦”、“申伯番番,即入于謝”。《后漢書》、《資治通鑒》、《明嘉靖南陽府志校注》等書也記載有“謝城在縣南,湖陽城北。自申遷此,申伯之都”。1987年,世界謝氏宗親總會在唐河縣蒼臺鎮謝家莊古謝邑遺址建紀念碑一座,上題刻“公元前823年,周申伯封于此地,于邑于謝,謝姓緣起”。

        唐河縣大河屯鎮丁營村是韓國丁氏始祖丁德盛公的故里。據《唐帝列傳•唐憲宗》、《登科記》、《丁氏譜謀》載:丁德盛(公元800~894年)號大陽君,唐代南陽大川里(今大河屯)人,為唐元和十年文科進土,歷任太子宮說書、翰林院學士。后平蔡立功,封開國縣伯,食邑700戶。公元853年,出使新羅(今韓國),落籍押海郡,封號吳城君。至今1000多年,韓國丁氏姓已發展繁衍為豪門望族,人口近28萬,人才濟濟,多有建樹。研究人員在丁營村實地考察時,發現該村南部丁姓古墓177個,挖掘出大量秦磚漢瓦、瓷器和陶器碎片,皆為隋唐時期器物。這一切充分說明,自秦、漢、隋、唐以來,丁營一直是丁姓家族重要的聚居地。

            唐河縣湖陽鎮蘊涵著久遠的歷史,唐禹三代,湖陽為禹貢豫州疆域。周朝建立后,武王其弟伯廖封地于此,后代以伯廖之名為姓,廖姓緣起,廖國興起。公元前701年,楚國強盛,次年征伐,隨后滅廖。湖陽鎮北廖山是歷史的見證,她是廖國的根基,系著廖姓人的根脈。鎮東200米的廖陽河畔留有古城墻遺跡,始建于春秋時期,原為紀念治水有功的廖王叔安。廖山山頂建廖山神祠,俗稱廖王廟,歷代多有修繕。

    13.jpg

                                                                                                                                                                                         紅色文化

    唐河,革命的搖籃,紅色的沃土。

    唐河人民富有革命斗爭的光榮傳統。新莽地皇二年(21年),赤眉軍攻打湖陽唐子鄉,殺戮豪紳。東漢中平年間,黃巾軍在縣境與官軍屢次戰斗,唐僖宗廣明元年(880年),黃巢起義軍攻克唐州。后晉天福二年(937年),毋乙率領的農民軍攻占唐州。元至正十一年(1351年),王權率領的紅巾軍再破唐州。明崇禎十四年(1641年),李自成、張憲忠領導的農民軍攻破縣城,活捉署縣事王深澤,三裂其尸。清咸豐、同治年間,唐河農民楊清湯等屢次率眾配合捻軍破縣城、除惡霸、殺知縣、毀監獄、開倉濟貧。當洪秀全的太平軍途經縣境時,大批農民入伍西征。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在義和團運動的推動下,羅正杰等成立抗洋組織,搗毀縣城天主教堂,驅趕帝國主義的“洋教士”。宣統年間,農民王振鐸、宗大章、馬天增等領導的農民暴動此起彼伏。民國初期,在白朗農民軍的推動下,唐河農民進行了多次起義。在這些反壓迫、反饑餓、爭生存的革命斗爭中,唐河人民勇于參加和配合。

    1919年“五四運動”后,馬克思主義開始在唐河傳播。以黃火青為首的熱血青年率先響應五四運動,舉起了反帝反封建的大旗;在這里,誕生了宛屬第一個共青團組織,建立了中原第一個革命新政權—唐河縣蘇維埃。土地革命戰爭時期,這里曾是鄂豫邊革命斗爭的策源地和指揮中心。解放戰爭時期,三軍會師唐南山區,著名的中原突圍,得到唐河人民的大力支持。李先念、王震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轉戰唐河,留下閃光的足跡。在建立新中國的斗爭中,以張星江、吳壽青為代表的3000多名唐河人民的優秀兒女獻出了寶貴生命,英烈們用壯麗青春,書寫唐河現代革命史的不朽篇章! 

    15.jpg

    民俗文化

     唐河的民俗文化源遠流長,民間藝術豐富多彩。已出土漢代畫像石刻中的樂舞、田獵及其他藝術形象,反映了唐河古代民俗文化的發達。2009年,桐寨鋪鎮的旱船被被文化部命名為“中國民間文化藝術之鄉”。

     唐河的民俗文化有戲劇、典藝說唱、歌謠、民間武蹈、武術雜技、吹奏、打擊音樂等門類,其中以戲劇規模最大,觀眾最多,活動最經常。傳統節日期間,民間音樂、舞蹈表演團體活動活動于城鎮及鄉村。演出項目多為舞獅、抬閣、旱船、背裝、云里馬、鑼鼓棚等。

    戲劇中的漢劇在全國屬稀有劇種,起源于唐宋。清光緒三十一年(1905年),湖北省襄陽縣雙溝藝人張傳方到湖陽張灣村科班傳藝,漢劇由此傳入唐河,很多民間藝人自發成立了民間的漢劇文藝團體。1985年,唐河縣漢劇團成立,城郊鄉北張灣村漢劇團全班人馬被編進縣漢劇團,劇團發展到70多人,排演了《四郎探母》、《界碑關》、《高堂洲》等十幾個劇目,分別到南陽城區及方城、社旗、棗陽、桐柏等周邊縣市演出,受到了各地群眾的熱烈歡迎。除漢劇外,還有曲劇、豫劇、越調、卷戲、宛邦等劇種。

       新中國成立后,全縣民俗文化事業得到了較快發展,縣鄉都成立文化機構,多數村辦起了文化大院、新農村書屋,以全民健身為主的群眾性文化活動普遍開展起來。

    16.jpg

    宗教文化

                唐河縣位居中原,歷史上一直是南北經濟、文化交匯之地,客觀上給宗教傳播提供了有利條件。不論是源于中國的道教,或是后來自外國傳入的佛教、伊斯蘭教、天主教、基督教,在不同的歷史時期各有不同程度的發展,使唐河成為全省乃至全國較有影響的宗教傳播地區之一,在宗教史上占有相當重要的地位。

               道教在唐河境內傳播始于東漢。唐代,道教處于興盛時期。大興土木、興建道觀之風遍于境內城鄉。明清時期,廟、庵、觀、壇、寺等遍布全縣村鎮,其中較大者主要有城皇廟、天爺廟、玉仙廟、關帝廟、太山廟、玉皇廟、元帝廟、火神廟、老君廟、祖師廟、觀音廟、奶奶廟等。廟宇多有主持,較大者均有道士舉行誦經、拜懺、齋醮、放戒等活動。

    唐代,建湖陽清涼寺,宋紹圣三年(1096年),在縣城建菩提寺,而后,大小佛寺遍布全縣,僧尼日眾,一所寺院多者百人以上,少者一二人。明末,全縣主要寺院主要有房云寺、白馬寺、蒼臺寺、茅草寺、少拜寺、清涼寺、龍泉寺、竹林寺、菩提寺、廣佛寺等。泗洲塔被列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并被《全國名勝詞典》收錄。

    元至元十年(1273年),以回民為主的探馬赤軍在泌陽縣(今唐河縣)屯田,傳入伊斯蘭教。明清兩代,外地回民來縣經商者增多,信仰伊斯蘭教者在其居住地建清真寺,進行集體宗教活動。民國二十九年,成立中國回教救國協會唐河縣支會。伊斯蘭教的信仰者均為回族人,居住比較集中的村莊有42個,以清真寺為中心的活動場所共9個。

    清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天主教由南陽縣勒崗傳入。光緒十一年(1885年),意大利傳教士安西滿在今湖陽鎮官莊村首建教堂。民國十二年,城關教堂神甫、意大利人梅嶺南為便于傳教,在教堂內辦西滿小學一所,兩班學生共六十多人,梅任校長。建國后,天主教擺脫了外國教會的控制。

    清光緒三十年(1904年),基督教傳入,該教派系較多。建國前除耶穌家庭、真耶穌教會、自立會外,均受外國教會控制。1985年,開始籌建基督教“三自”(自傳、自養、自治)愛國委員會。

    17.jpg

                           文化遺跡

    在幾千年的歷史發展進程中,先民們在這片土地上,在落后的生產條件下,辛勤勞作,繁衍生息,艱難地從事著推動社會進步和創造人類文明的活動,留下了無數寶貴的物質文化遺產。

    唐河縣民間流傳的“唐河八大景”和“唐河八小景”就是其中的代表。 

         關于“唐河八大景”的最早記述無從考究,但在《清乾隆52年縣志校注》卷一《地輿志》“古跡”篇中就附有“竹林晚翠、龜井寒泉、紫玉龍淵、泌橋飛雪、黃池映月、石摩柱天、蓮花捧佛、古塔凌煙”之名。可見八大景的流傳還會更早些。民間流傳的“唐河八小景”指周勃墓(又名飛來土,位于北城墻內側)、景陽鐘(又名自來鐘,重一千五百斤,上鑄有"淳熙年造" )、金鉤掛玉瓶、唐柏、宋榆、南泉(又名杜家泉,流浪可供萬人飲用)、公龍攆母龍、文筆峰。

    唐河境內的寨茨崗遺址、湖陽遺址、許河遺址、回龍寺遺址見證著黃河流域仰韶文化與江漢平原屈家嶺文化的互相融合;古城蓋遺址、古濟陽城、馬武城遺址、漢垱遺址、棘陽關遺址見證著唐河漢代的輝煌;無數寶貴的物質文化遺產不僅展示了古唐洲特有的文化內涵,見證著唐河大地以及唐河城池悠久的歷史,深厚的文化積淀和源遠流長的文化傳統,還蘊含著濃郁的鄉土情結。 

    6000多年過去了,唐河城歷經劫難,不少的文化古跡被毀。但是石柱山的松濤,大尖山的蟬鳴,鐵旗桿的風聲,普化講寺的香火,小橋畔的倒映,寥山腳下的波濤,泗州塔上的宋磚,千年銀杏樹中的鳥語,在喧鬧的現代都市中,會勾起你一份幽幽思古之情,送給你一縷慰藉,帶給你吉祥和安寧。

                                                                                                                                                                   唐河八大景(一)紫玉龍潭

                                                                                                                                                                          --《紫玉山的傳說》

    在唐河縣湖陽鎮新店一帶,流傳著這樣一首民謠:一山擔三寺,二柏龍須花,新店千眼井,九冢十八塔。這是古時紫玉山的寫照。由此可見,昔日的紫玉山,風景秀麗、熱鬧非凡。可為啥現在山上一座寺院也不見呢?說起來,這里面還有一段悲憤的傳說哩!

     相傳,很久很久以前,紫玉山叫雙泉山。這雙泉山很怪,山腰以下松柏蒼翠;山腰以上寸草不生,因此,人們又叫它和尚山。那時,山上還沒有寺院。到了盛唐時期,唐僧從西天取經回來,住在長安大雁塔下,全國各地許多寺院派和尚前往學經。一天,湖陽縣城里來了三個和尚,大師史法名叫智海,二師史法名叫智空,三師史法名叫智能。這三個和尚從長安學經回來,路經湖陽城,正趕上百年不遇的暴雨;山洪暴發,蓼陽河水猛漲,切斷了去路。他們只得在東大寺住下來。  

     這天,云開霧散了,但河水還未退下去。三個和尚在寺中閑悶無聊,一起出外游山逛景。當他們來到雙泉山時,在山頂發現了一塊被暴雨沖刷得晶瑩透亮的紫玉;方方正正,有一張八仙桌那么大,緊接著又發現了黑黃二泉。三個和尚喜得合不攏嘴,以為找到了龍淵寶地,當即商量,不再回南方,要在這山上建造寺院,供起香火,保估佑這一帶風調雨順,五谷豐登;傳經護寶,普渡眾生。隨后,他們掩埋起紫玉,下山直奔湖陽縣衙,面見縣官,請求幫助建造寺院。\

      當時的湖陽縣令是個清官,正發愁年年的水澇旱災,攪得民不聊生。聽了三個和尚的話,十分歡喜,立即答應了他們的請求。

     不到一年時間,雙泉山便立起了一座硫璃磚瓦的寺院。三個和尚給寺院起了個名,叫鳳頂寺;又將又泉山改名為紫玉山。后來,他們起出了那塊紫玉石,請來高明的玉石匠,將紫玉雕鑿成一張供桌,放在大殿里佛像前,作為鎮山之寶.

     自從紫玉山上立起了鳳頂寺,湖陽縣境內,一連三年風調雨順,五谷豐登。外州縣的一些窮百姓,紛紛搬到這里來居住;湖陽城和新店村人口猛增,變得熱鬧起來。鳳頂寺的和尚也增加了一百多,香火一天比一天興盛。后來,在湖陽縣令的主持下,又在山腰建了一座殷若禪寺,在北山腳下建立了一座背陰寺。智海、智空、智能,分別當了三寺的長老。

    從此,紫玉山上這三個寺院一直香火不斷;前來燒香拜佛、放愿消災的香客成千上萬。紫玉山一山擔三寺,在方圓幾百里內聲名大震。

    一天,武當山的祖師爺游山逛景,來到了紫玉山。智海、智空、智能三長老領著三寺眾僧,把武當山的祖師爺,迎進鳳頂寺,敬若師父,待若貴賓。誰知這武當山祖師父是個高傲蠻橫且又唯利是圖的家伙。他一見佛殿里那張紫玉供桌,便紅了眼,對三寺長老說:"這張紫玉供桌,跟我那兒的古銅供桌正好是一對。”言外之意,是想要這張紫玉供桌。三寺長老心中明白,不愿意,又不敢得罪,只好佯裝不知。武當山的祖師爺,依仗自己山大寺大神通大,竟開口強要起來。智海長老忍氣吞聲地說:“這紫玉供桌,是小山鎮山這寶,實不敢奉送。”武當山的祖師爺,冷冷一笑,問智空、智能二長老:“你二位也舍不得這張小小的石頭桌子嗎?”智空、智能懼怕武當山祖師爺的權勢和法力,只好對智海長老說:“師兄,既然師爺喜歡這張紫玉上果,咱就送給他老人家吧。”因為紫玉供桌屬三寺共有,智海長老見兩位師弟已答應,不好再說啥;長嘆一口氣,拂袖而去。

     當天晚上,智海長老守著紫玉供桌,坐了大半夜。他恨武當山祖師爺太霸道,氣兩位師弟懦弱無能,一怒之下,將自己反鎖在大殿里,燒起一把火來,要同紫玉桌同歸于盡。那天晚上,風很大,待眾僧發現佛殿著火時,己搶救不及。小和尚們得知智海長老在里邊,一個個跪在佛殿前,哭得驚天動地。等智空、智能二長老趕到時,佛殿已是一片瓦礫,只有那張紫玉供桌仍然完整無損。武當山祖師爺當時使起法來,帶上紫玉供桌,回武當山去了。三寺眾僧,見失去了鎮山之寶,一個個含恨離寺,投奔別的寺院去了。 

    智空、智能二長老悔恨不及,也學著師兄的樣子,坐在佛殿里,火化圓寂了。 

     從此以后,紫玉山斷了香火,寺毀廟塌,冷清起來。 

    再說武當山上的祖師爺,把紫玉供桌運回武當山后,放在自己的床頭上,又將原來的銅供桌放在床尾,想以此來驅邪鎮妖,長生不老。誰知,那天晚上,他剛睡下,兩張供桌突然合在一起,把他擠成了肉餅。從此,古銅供桌和紫玉供桌連在一塊,再也分不開。直到現在,那兩張供桌還在武當山上放著哩。

                                                                                                                                                         唐河八大景(二)黃池映月 

                                                                                                                                                                 --傳說《印池映月》

    從前,唐河縣城邊有個姑娘叫月兒。姑娘的模樣同她的名字一樣,月亮般明凈,月亮般柔媚,十分招人喜愛。

    月兒自幼失去了父母。父母臨去世給月兒訂了婚事。公婆是熬兒守寡的姑母,女婿是比他大一歲的表哥。

    姑家的日子很窮,吃了這頓少了那頓。但侄親骨肉,加上又是自己的未來兒媳,姑母把月兒視為掌上明珠,看得比親生兒子還重,臟活重活讓兒子干;粗食糠菜自己娘兩吃,細米白面留給月兒吃,好衣好布盡著月兒穿。 

    不料姑母的一片好心卻慣壞了月兒。待到月兒長到一十八歲,姑母置辦了幾樣簡單的嫁妝,準備給兒子和月兒圓房完婚。月兒卻死活不肯答應。月兒想,完了婚,成了姑家的人,就得永遠過這種窮日子。她拿起鏡子照照自己的臉,呀,人說西施美,我比西施更美,就是天上的仙女下凡,我也敢跟她比一比。有這梭模樣,何愁沒福享?

    姑母是個老好人,嘆口氣,隨她的便;表哥生就忠厚老實,搖搖頭,不攔她。

    俗話說,有麝自來香,不用大風揚。月兒要另攀高枝的事兒象長了翅膀,很快傳遍了全城。好多年輕人,早就看中了月兒的美貌,只是原先她有婆家,不好開口;現在她成了無主的人,一下子就有好多人上門求婚。月兒不答話,搖搖頭。

    那些富家公子捧來了金銀首飾,攜來了綾羅綢緞:“跟我走吧,月兒!咱家里谷滿倉,錢滿箱,保你吃喝一輩子!”月兒仍舊搖搖頭,不答話。

    那些文人書生來了,吟唱自己的詩篇,朗讀自己的文章,想用自己的才華打動月兒的心。月兒聽不懂,也看不懂,付之一笑。

    有幾個種莊稼的小伙,打鐵鑿石的后生也來了。亮一亮自己健壯的體魄,揮一揮粗實的胳膊:“來吧,月兒!一天三遍動筋骨,保你少病無災,活個大年紀!”月兒偏過臉,理也不理。 

    求婚的人越來越多,姑娘越顯得高貴無比。王孫公子,文人墨客,富豪子弟,漁人樵夫,三教九流,月兒挑了個遍,看花了眼,結果一個也沒看中。

    有人問:“月兒,你到底要挑個什么人?朝里的公主,選個頭名狀元作駙馬,難道你也想挑個頭名狀元不成?” 

     其實月兒也不知道挑個什么樣的人好。這話倒是點醒了她:公主可以找個頭名狀元作駙馬,我的長相不比公主差,為啥不可以找個狀元配夫妻?那考中頭名狀元的,不弄個一品官,也能弄個二品官,不但自己榮耀,還可以封妻蔭子,富貴榮華世代相傳呢!想到這里,月兒說:“不圖富、不有貧,一心找個當官掌印人!”

    人們不再追求月兒了。月兒整天尋找能中頭名狀元的人。

    月兒打聽到縣城內有個文廟,文廟前面有個狀元橋,狀元橋附近有個印池,池內有一塊方方正正的石頭。人們傳說,那是一方狀元印。準若中了狀元,就可以來取走這塊大印,在狀元橋上夸官。只是,自從有這個傳說以來,唐縣還沒有出過狀元,因此,也沒人來取走它。

    月兒卻這個傳說當成真事。既然有這個傳說,就一定會出現一個狀元,自己就在印池邊等著,誰來取這方大印,就認誰作丈夫。

     從此,月兒每天來印池邊等狀元。站困了,坐累了,就朝印池里看一看,水里立刻映出一個婷婷玉立的倒影,月亮般的面容,寶石般的眼睛,楊柳般的身腰,櫻桃般的嘴唇。一看到自己這付漂亮的模樣,月兒就又有了耐心,又來了精神。憑著自己這樣的美人兒,何愁配不來一個頭名狀元?

    城里人既笑月兒的癡情,也愛看水中月兒那動人的倒影。那幾個沒得到月兒的文人騷客,給她水中的倒影取了個極文雅的名字,叫作“印池映月”。于是,印池映月吸引了眾多的游人觀賞。

    春到夏,秋到冬,月復一月,年復一年,月兒在池邊等呀,等呀,一直等了十八年。好難熬的十八年呀!月兒望穿秋水,也沒等來那個不知名的狀元郎。

     第十八年的冬天,冰天雪地,池里結了冰,沒人來看印池映月了,月兒站在印池邊,好不孤單。冬天終于過去了。又是春光明媚,游人如梭的時刻,卻沒有一個肯到印池旁來看一眼月兒。月兒感到奇怪,怎么回事呢?沒人看,自己看吧。誰知朝池中一看,自己卻大吃一驚。水里映出的再不是一個可以羞花閉月的黃花少女,而一一個面容惟悴,滿臉皺紋,弱不禁風的病婦!呀!這付樣子,莫說配不上頭名狀元,只怕是一般的平民百姓見了也要搖頭的。

    月兒驚呆了,如癡如迷,不愿相信那就是自己的影子,那就是印池映的月兒。可是,不是自己,又是誰呢?月兒發愁了,愁得要死。這可怎么辦呢?

     游人從身邊路過,誰也不朝她看一眼。那些當年被她拒絕的求婚者,如今來游印池時,已經都帶著妻子兒女了。

    一天夜里,下起了春雨,印池邊的凄涼哭志,驚醒了人們的睡夢。那是月兒在哭。

          第二天,月兒不見了,不知去向。以后,她再也沒有在縣城里出現。是死是活,無人知曉。而“印池映月”,卻一直流傳到現在。

                                                18.jpg                                                                                                     

                                                                                                                                              唐河八大景(三)石柱擎天
                                                                                                                                 -               -傳說《禹王降妖留石柱》

              相傳在很古的時候,南陽盆地是一片汪洋。老百姓被洪水淹苦了,就搬到山頂上去,天天盼著夏禹王。一天,夏禹王果然帶著治水大軍來了。他坐著麒麟舟,身邊威風凜凜地站著章律和庚辰兩員大將。
              禹王在盆地內巡視了三天三夜后,便命章律拋錨定舟。章律是個力大無窮的人,推山山倒,拔樹樹掉。他輕輕地把錨提起來,冬地一聲就拋到水里去了,就象一自樹葉一樣繞著水面團團轉,就是不會沉下去。庚辰劈手把錨奪過來,冷冷一笑說:“看我的吧!”說罷,朝著水面又是一錨,誰知錨還是沉不下去。
             就這樣,船隊和浪滔斗了三天三夜,隨波逐流,一直漂流到唐河東南的一座將被洪水淹沒的山頭上。
            麒麟舟箭一般地向那東西追去,那東西倒也乖覺,聽到響聲,也飛一般地跑掉了。 
            麒麟舟返來的時候,風停了,浪住了,空氣象玻璃似的明朗,水面象鏡子一樣迷人,錨一拋就抓在地上,船隊平平穩穩地停留下來。
            禹王在山邊扎下大本營,他擔心著那奇怪的東西還會來興風作浪。
           章律說:“伏牛山有一對石柱,我設法把它取來放在石柱山上,把船都拴在石柱上,這樣,再大的風浪也不用愁了。”
           庚辰噗地笑了,說:“那對石柱擎天高,只有大力神才能搬得動。你要是把天吹塌了,還得煩女媧仙費二遍工呢!” 
           章律被奚落了一番,漲紅了臉,頭上的青筋繃起一指多高,說:“只要禹王肯給我十條大船,二十個船工,我搬不來石柱,就不見禹王!”禹王答應了。
           章律帶領十只大船,二十名船工,來到伏牛山下,他先把十只大船連在一起,大家同心協力,把石柱挪上船去。
          返航了,大船載著沉重的石柱,緩緩向前劃動。船工們打著口哨,談笑風聲。突然,平靜的水面上起了一陣風。剎那間,天昏地暗,一排一排的浪頭,象山一樣向船隊壓過來;一團一團的水花,象怪獸一樣繞著船隊兜圈子。船一會兒被掀到浪尖上,一會兒又陷進水谷里。章律和二十名船工劈風斬浪地前進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看看離治水大本營只有十幾里了,水面上陡地卷起一團十幾丈高的浪花。那條懌物隨著浪花出現了――它雪白色的頭,青黑色的腰,尖細的獠牙,盆子似的血口,足有五丈多長,如飛地向木船沖來。章律驚叫了一聲:“啊,水怪!”飛手揚起竹篙就刺了過去。水怪將頭一偏,輕輕躲過,整個身子已鉆到大船底下。船身猛烈地搖蕩起來,不一會,連在一起的繩索掙斷了,二十名船工呼叫著,被翻進水去。章律眼看要搶救二十名船工已來不及了,有心與水怪決一死斗,又怕石柱落水,給禹王的治水計劃造成損失。想到這里,頓時性起,大吼一聲,扛起那對石柱,飛一般向治水大本營而去。水怪見禹王手竟有這樣力大無窮的神人,唬得目瞪口呆。
        禹王見章律一個人扛著石柱回來,淚如雨下,沉痛地對大家說:“水怪不除,治水難成啊!”他帶領大家把石柱立在山頂,把大大小小的纜繩系在石柱上,開始了他的開挖洪澇泄洪渠道的計劃。 
        禹王在石柱山住了許多日子,便帶領治水大軍南下。啟程這天,天高氣爽,風平浪靜。船工們在石柱上解下纜繩,正要啟航,忽見遠遠的水面上又翻起一道浪花,直向著船隊沖來。禹王冷靜地看著那道浪花,回頭向船工們擺擺手說:“大家看好自己的船只,今天要與水怪決一死戰!”
        禹王附在庚辰耳朵上交待了一番,然后遞給他把降妖鎖,說:“去吧!”
        庚辰是潛水能手,他游起水來比魚兒還自由,不一會就游到了水怪的背后。水怪只管一個勁地向林船撲來,沒留心到庚辰,眼看水怪離木船越來越近,就要向木船撞去,庚辰急了,舉起降妖鎖就向水怪頭上拋去。水怪聽到響聲,猛地一躲,回過頭,張開血淋淋的大口向庚辰撲來。庚辰騰地跳起,乘水怪還沒轉過身來的時候,又把降妖鎖向它的頭拋去,不偏不斜飛穿過水怪的鼻子卡地一聲鎖住了!水怪慘叫一聲,在水里滾作一團。
        這時,禹王乘麒麟舟趕來,對著水怪仔細地看了許久,坦然地笑了笑說:“哦,我道是哪個,原來是無支祁呀!我從冀州治水以來,你一直興風作浪,與我為敵,被我多次打敗,我正愁找不到你,原來你躲到這里來了!”
        禹王隨令章律、庚辰用鐵鏈把無支祁緊緊捆上,壓在了龜山腳下的地穴里。

                                                                                                                                   唐河八大景(四)古塔凌煙
                                                                                                                                        --傳說《“盜不走的寶船”》 

      相傳大禹治水的時候,給唐河留下一塊船地。泗洲塔是桅桿,竹林寺是船首,錨拋在金蛤蟆池,船上裝滿了寶物。唐河人在這船地上平平穩穩地生活了幾千年。自從清末鴉片輸入以后,多少外國強盜賊頭賊腦地對著這寶船打主意,就是找不到撐走這只寶船的神篙,一個個涎水拖得老長老長的,誰也沒辦法。
        一天,唐河縣來了個意大利別寶回子。他繞著縣城轉了一圈,走到竹林寺西邊的竹園跟前,突然停下腳步,一雙賊不溜秋的眼睛對著竹園瞧來瞧來瞧去。直到日頭壓山,才心懷鬼胎地去到天主堂住了下來。
    第二天,別寶回子把一包大煙裝在夾包里,直向竹林寺走去。因為他早就聽說竹林寺的長老是個大煙鬼。別寶回子把大煙獻上,那長老頓時喜得眉開眼笑。從此,二人交成了朋友,他們平起平坐,同進同出,每天躺在一起吸大煙。那長老吸大煙吸得面黃肌瘦,頭重腳輕,昏昏悠悠的,還是沒命地吸。  
        過了一年,別寶回子看竹林寺長老對他確實是百依百從了,便試試探著說:“師兄,我今天要辦一件事,想借用你園中一棵竹子,不知師兄賞臉不賞臉。”長老立刻慷慨答應:“別說是一棵,十棵八棵也不算啥!”說罷,二人一同來到竹園。 
        別寶回子在竹園里轉了一圈,停留在竹園正中間那棵最高最大的竹子底下,不走了。他用手握了握那竹子的粗細說:“我就要這一棵。”長老向那棵竹子看了一眼,不禁暗暗吃驚。因為老師父下世前,曾單獨把他帶到竹園里,指著這棵竹子說:“這是一棵寶竹,只有用它作篙,才能撐走唐縣這塊船地。你以后不論遇上什么人,哪怕他和你好得只差多了一個頭,你寧可把頭交給他,也不能交出寶竹!”現在這個外國人和他好得真是“只差多了一個頭”,咋辦呢?別寶回子見長老遲疑,笑一笑,故意說:“師兄,要是舍不得,就算了。”說著就耍走。長老急忙攔住說,“這滿園竹子,我隨你挑選,只是這一裸嘛,我還有點用處。”別寶回子見這情景,料定長老也一定知道這棵寶竹的用處,于是笑一笑說:“我只不過跟師兄開個玩笑,其實我要它也沒用。”  
        別寶回子一汁不成,只得另打主意。他每天還是照樣到竹林寺來陪同長老吸大煙,一雙賊眼卻在滴溜溜地瞅機會。有一次,一連下了幾天大暴雨,唐河水漲平了潮。別寶回子還是同往日一樣,每天夾著大煙包到竹林寺來,陪著長老吸大煙。他二人從早晨吸到中午,從中午吸到黃昏,那長老只吸得面如黃蠟,突然一陣頭昏目弦,暈過去了。別寶回子急忙把長老抱在床上,用被單蓋好,然后不慌不忙地走進竹園,找出事先藏好的斧子,乒乒乓乓砍了起來。 
        竹林寺里的小和尚們聽到聲響,急忙趕來攔擋,但是寶竹已經倒在地上了。別寶回子對他們說:“這是跟你們師父商量過的。”小和尚們也不辨真假,眼睜睜地看著他把寶竹背走了。
        別寶回子回到天主堂,不多一時就把寶竹修成一支竹篙。他扛上竹篙,帶上隨身喂養的一只蜘蛛,直奔菩提寺,登上塔頂,等到天空響起一個炸雷,便將蜘蛛向塔下扔去。這蜘蛛也是一寶,不知別寶回子從何處盜來的。它平時只有紐扣那么大一點,一聞炸雷,發作起來,就長得象竹篩一般,力大無比。這時,蜘蛛聞雷發作起來,霎時吐出萬道銀絲,織成一張很大的船帆。掛在了塔上。緊接著,它又吐出一道長絲作纖繩,拉著船兒拼命向前爬。大風鼓著風帆,蜘蛛猛力拉纖,別寶回子急忙跑到西河頭,用神篙往水中一點,唐河這塊船地就緩緩移動起來,眼看一大筆財物就要落入別寶回子之手了。
        再說竹林寺的長老,雖說被大煙麻醉得昏昏悠悠,一聽小和尚報說寶竹被別寶回子扛走了,不禁出了—身冷汗,頓時清醒過來。他翻身下床,忍不住罵道:“好一個洋雜種,我咋說他對我恁好,原來操著壞心哩!娘的,吃虧上當就這—回,以后再給洋人打交道,可得小心點!”隨即,他帶上竹林寺的大小和尚,直奔西河頭。走到半路,正碰上那別寶回子洋洋得意地搖著船過來了。他擺擺手喊道:“洋伙計,咱倆交了這么長時間的朋友,臨走也不告訴一聲。來,讓我送你回老家!”。說著,不等那別寶回子醒過勁來,一個箭步跳過去,奪過神篙。一篙將那別寶回子掃下船,掉到河里淹死了。又一篙,挑斷了蜘蛛網,帆頓時落下來,變成一堆爛絲。  

     

     

     

     


    版權所有:唐河縣人民政府              聯系地址:唐河縣行政中心       聯系電話:0377-68910001              

             備案號:豫ICP備11023709 建議IE6.0以上   公安機關備案號: 41132802000203    政府網標示碼:4113280004

    11选5助手